Apple 的 ID 與 UI 設計

先前 Apple 有一波人事異動,由於牽涉位階的層次高而引起多方議論,尤其針對 iOS SVP Scott Forstall 的評論,多有關於他領導風格與行事手段的描述。其中最令我感到意外的是,Forstall 主導的 app UI 擬真風格,竟與 ID SVP Jonathon Ive 的意見相左。

意見不同倒不是我認為的最大問題,擬真風格也不是,感到特別的是 UI 設計由 Forstall 主導,且即便工設大頭目不認同擬真風格,Apple 還是這麼做了,並且 iOS 擴散至 OSX。如果沒有網路上的各方評論,我以為擬真的 UI 設計方向是 Apple 內部一致的共識,它不僅確立了 Apple 的設計品質 (想要那麼寫實還真的不容易,畫虎不成反類犬的例子多見),也從眾多 OS 中區隔出 Apple 特有的風格 (別家的設計即使也擬真卻不好看)。每個人對設計的看法不同,喜好也不同,在這一點上面,純粹表達自已的偏好,並無對錯的評價摻入。Windows 的介面設計醜死了,Google 的呆極了,但可能它們的設計才是好的。美醜的部分讓大師去評,這部分就此打住。

擬真

中國人造字時用到了象形與會意等概念,而這兩個概念正好是設計符號時必用的原則。UI 設計有時也會納入的符號設計思維,例如 icon 和各種特殊的按鈕,也許這麼說並沒有錯 — UI 是符號的進階與延伸。而象形的極緻便是擬真。

我個人認為擬真是 UI 設計的一個好方向,它讓人看一眼便能理解 app 用途,擬真至與實物相同的程度時,使用者於 app 功能判斷上,想錯也錯不了,而且也能帶來親切感。只可惜,有機會模擬實物的機會並不多。

其實,跟著 OSX 一起現身的 Aqua UI 就是擬真風格,不論是水滴色澤與金屬刷髮絲質地,或各個裝置的 icon 與偏好設定的符號,都是盡可能地寫實呈現,發展至此時的 OSX 10.8 與 iOS 6,各物件的設計比以往更為細緻、高畫質,而隨著 iPhone、iPad 出現的新應用,更加入了皮革材質的設計元素。或許擬真設計的工力沒有會意來得高段,但前者能帶來更豐富而活潑的風格發展,是後者所不能及的。

外傳擬真是 Forstall 私人的主張,過去有著 Steve Jobs 的支持,現在他繼續強勢主導這個方針,但其他人覺得這個決定並不好,而且不喜歡 Forstall 的行事風格,工設與硬體老大甚至不願與他共事,所以權衡之後只好請他走路。

目前 Apple 的擬真風格或許用得有些太過,像是 Find my friends app 採用皮革質地全無可令人信服的依據,但關於 Forstall 走人這件事,我卻認為 Apple 做了一個不好的決定。如果真如外界傳言他是個迷你 Steve Jobs,跟他處不好說不定幾年後會對 Apple 造成危險。

當然,就算有報應也不會來得這麼快,Apple 即使立刻擺爛也還有不短的好日子可過,不過,不論如何,如果 Forstall 的出走能對 Apple 帶來威脅是件好事,任何人對 Apple 帶來威脅都是科技發展上的好事情,除了偽善的傢伙。不管是誰,我希望 Steve Jobs 後繼有人,不管在什麼地方。很高興聽到有人形容 Forstall 是位迷你 Steve Jobs,他不僅巳經證明了自已的專業能力,還承襲了 Steve Jobs 的方式和個性,希望他們不是沒依據地亂講。

ID 與 UI

或許產學界有多種派別,但我不曾做二想 — UI 是 ID 的一環。機器外在的按鈕是 UI,app skin 上的按鈕也是 UI,即使是實體按鈕,也與機器的功能與系統服務流程有關,因此 UI 設計難分軟硬,或許每個人專精不同領域,但 UI 歸屬 ID 千真萬確。

Forstall 走人一事顯示過去 Apple 的 ID 單位並無 UI 設計的控制權,至少是部分的 iOS 與 OSX 方面,此點令人大感意外。也難怪,Ive 的團隊只有十幾個人而巳,有相當多的時間用於圍在木桌邊發想與討論,不然就是畫圖或做模型,不只 UI 設計,像是機構設計的部分也只能委由別的單位處理,所謂的 ID 團隊,大概只負責外型設計與概念機種的提案。

雖說是 Ive 的團隊給予了所有 Apple 產品一個靈魂,但要評斷對 Apple 而言,是他重要,還是 Forstall 重要,我不知道,只耽心外界高估了 Ive 的貢獻,才會在此時對 Forstall 多有落井下石的評論。吾人當明暸,當年 iPhone 4 不鏽鋼天線是個大有風險的偏激設計,白色塗料的問題亦導致嚴重的上市延遲,而現在,iPhone 5 帶給鴻海空前的製造難題,這些堅持造成的困擾,不見得比 Forstall 來得輕,況且,外型設計與材料搭配的發揮空間近乎無限,若要說 iPhone 一定得設計成現在這樣才行,我必需給這個說法一個大問號。

撇開做人處事,我深信 Ive 跟硬體部門 (Bob Mansfield) 之間的衝突絕對多過軟 (Forstall)、硬體部門之間,Mark Papermaster 就是被工設經典案例不鏽鋼天線給犧牲掉的倒楣鬼,Forstall 走人也並不會讓 iPhone 硬體更好做,反正,Apple 現在成功了,那八成決定都做對了,外人在 ID 方面想法再有不同也是多餘。

Ive 是 Apple 的看板人物,如果他在公司裡面產生什麼衝突或問題,任誰也知道他是炒不得的,如果有誰在政治方面有利,那便是他,而不是傳言愛搞政治的 Forstall,希望 Ive 別把 iPhone 6 設計搞砸,權力再晉級之後,注入更多創見,彌補 Forstall 離去的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