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 2 Event 與 iPad 3

iPad 2 的敵手沒有勝算。

if you are indeed one of those makers of an upcoming competing tablet, Apple used their time at the Yerba Buena Center to deliver a clear message to you: just go home.

Andy Ihnatko 在看參加 iPad 2 event 之後 如是說。嗯,我心裡多多少少也這麼覺得,不過我並沒打算說服讀者也這麼認為,只是想表達一些感觸,在 前文 之外的另一些感觸。

The iPad 2 Event

上次讚美 Randy Ubillos (Cheif architect of video application) 是在去年 10 月 Back to the Mac event 的 OSX 10.7 Lion demo 時:

場景換到 Randy Ubillos 的罐頭 Movie Trailers 時,更樂到有如觀賞 亞當等大人 (BTW,笑點極多),要知道 Randy Ubillos 能在 Steve Jobs 跟前紅得發紫,每次發表會都忍不住誇讚一句,不是沒有原因的。

iMovie for iPad 的出現,讓 iPad 成為 home video 編輯利器。一個人沒有電腦沒有關係,不會任何電腦操作也沒有關係,如果想整理 DV,與至親好友同享,回憶往日的歡樂,iPad 可以帶來幫助。幾年前 Randy Ubillos 的團隊把 iMovie 整頓了一番,使得影片編輯變得更簡易、更直覺,而且不斷地追加更多可用的材料和方便的工具進去,最後得巳移植到 iPad。

你何時在 Apple event 聽到 Steve Jobs 誇讚 Phil Schiller? Randy Ubillos 是搞 Final Cut 的,結果把 iMovie 弄得極好,專業身份同時掌握素人觀點,不由得使我讚嘆,此人太屌。Steve Jobs 每每誇他是應該的。

Garageband for iPad 的出現也與 iMovie 同樣深具意義。裡頭內建超多的樂器和輔助生手的工具,外加一狗票 loop 和效果器,甚至還能利用 accelerometer 感應手指觸碰的力道來改變發聲方式,以 iPad 演奏樂曲的應用,頓時又向上跳了一個層次。

錄音,八軌編輯和混音,輔以無法再更精美的介面設計,Xander Soren (Direct Music Marketing) 示範了這一切,也是這一切幕後的功臣。腦中常有弦律迥蕩,但沒有錄音設備,或不會操作錄音設備和電腦編輯的人,救贖將在 3 月 11 日出現,iPad 2 Garageband 可能改變一切。

像 iMovie 和 Garageband 這麼好的應用,有這麼多的功能,多少錢? 每個 U$4.99。你可以明白 Apple 的用意何在。

Steve Jobs 在回鍋 Apple 初時就把方向定得很明確:iLife 是必要的,也是重點,即使銷售 iLife 賺不到錢,但必需全力發展。當年的 iLife 策略在現在能夠鞏固 iPad 的價值與地位,這個模式無法仿製,無法速成,需要對的環境,也仰賴對的與事者。

像 Randy Ubillos 與 Xander Soren 這樣的人才能被珍視,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情,換個公司、換個 CEO 或換個策略和觀念,我確定他們兩位就不會有今天能在 Apple 的舞台上揮灑的機會,相對地也就不會有 iPad 2 的 iMovie 或 Grageband,甚至連 iPad 這種產品都可能不會被產生。

“It’s in Apple’s DNA that technology is not enough.” — Steve Jobs

僅管曾有傳言他會現身 iPad 2 Event,由他領唱基調仍讓我感到意外。iPad 2 event 上,眾人將榮耀歸他。他應得的,其他公司沒有 Randy Ubillos 或 Xander Soren,當然更沒有 Steve Jobs,然後競爭對手根本就沒有辦法在影片和音樂兩個項目跟 iPad 匹敵,而這情形在十多年前就註定了。

iPad 二年與 iPad 3

iPad 元年的長度只有地球時間的 11 個月那麼長,從去年四月開始,至本月為止。

關於 iPad 二年的長度,根據 iPad 3 的傳言,可能會比元年還短。我以時間為比喻,表達 Apple 只要願意,他們有「再加速」的能力。iPad 的攻勢可以更強、更快和更多。只要願意,年底再祭出大躍進的 iPad 3,企圖重現 iPhone 4 的大爆發並非不可能發生的事。

iPad 2 event 對 iOS 5 隻字未提可能讓一些人感到大失所望。別著急,iPhone 5 一定會建設在 iOS 5 的基礎上,Apple 年中一定得有 iPhone 相關的動作。iOS 5 既出,就算還沒有 iPad 3 的消息,事情也變得更明朗。

有些人義正詞嚴批評 Apple 刻意壓低 iPad 2 規格,僅新增少許配備便獲得廣大的支持,是非常邪惡的行為。我可以理解嫌棄 iPad 或強烈渴望 iPad 2 有大躍進的心情,對於這種說法,我沒有意見,不過倒是希望所有人用相同標準審視 iPad 2 之外的它牌品項。

這件事讓我想到 Apple 不吝推出不成熟的產品 一文,有些人仍舊這麼覺得。

請摸摸良心吧,8.3 mm、600 g 和 dual-core 1G 處理器,U$500 的價格還有哪兒找得到? 別搞得好像超薄、輕量化所需高超工藝和絕佳品質是不用錢的。

每四台 iPad 就有一台是賣給企業用戶,這裡有個 例子,台北的居民在買車、買房子甚至去 salon 做頭髮時,都有機會看到這些企業用戶購入的 iPad。iPad 2 的規格不敷企業使用嗎? 我想是不會。猜測銷售成績並不有趣,所以關於 iPad 2 的賣與不賣,便不在此探討,而且,別人買不買跟 iPad 2 是否會成功,本當沒太大關聯。有關聯的倒是,有沒發現這次 Apple 沒為 iPad 2 安排預購活動? 為什麼呢? 我想是因為此波 iPad 2 供需在 Apple 的預期是可以平衝的。意思就是,走進店裡或線上下訂就能買到。iPad 二年並不是大爆發的時侯。

Apple 在 8 個月內賣出 1,500 萬台 iPad,據稱多過曾經的其它平版電腦總合。目前大部分的對手還沒出場,出場後也要花點時間才會起飛,接下來的幾個月,iPad 2 在市場裡應該仍是遍行無阻的。如果 iPad 二年沒有想像中走得那麼順,後頭還有 iPad 3 大隊,整軍備便不用太久,也許給他三兩個月就能上陣。

有些人會覺得 Apple 很賤,準備了祕密武器在後頭,所以不可中計。坦白說,買不買 iPad 跟 Apple 賤不賤不太有關聯,購物原則一直都是該買就買。如果買了 iPad 2 又被 iPad 3 吸引,原則還是不變。

Steve Jobs 還說:

And a lot of folks in this tablet market are rushing in and they’re looking at this as the next PC. The hardware and the software are done by different companies. And they’re talking about speeds and feeds just like they did with PCs.

簡言之,規格不該是唯一重點。即便只看規格,iPad 2 也不會輸,而 iPad 2 有的,規格以外,它牌都沒有。

iPad 元年,Apple 心想重點是應用 (iWork),iPad 二年,重點還是應用 (mirrored video out, iLife),當 HTC、Motorola、RIM、Samsung、Microsoft 甚至是 Google 八國聯軍公幹 Apple 的時侯,仍舊在規格和速度上打轉,老是嘴炮 Flash 或開放之類的事情,停在舊時的觀念,渾然不知 Apple 早就從那個領域超脫。

我雖然並不認為 iPad 2 會帶來大爆發,但對手的情形還真讓人耽憂,顯然無法抗衡,而且就算可以,Apple 後頭還有個 iOS 5 和 iPad 3,要的話隨時能「再加速」。其它單位等著被打? Apple 要獨大了這樣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