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 和那些平板們

真可惜,後來才發現 iPad 和那些平板們 這篇文章,否則就跟著把那篇給寫成 Steve Jobs 和那些 CEO 們。

Blog 寫多了,用詞愈來愈大膽,甚至巳達污穢的程度,但就是沒有想到,對呀! iPad 之外的,就是那些平板們。一直都是這樣,但就是沒有想到要這樣講。

最早以前,Mac 和那些 PC 們之間的種種是 EC 界裡的大事,後來加進了 iPod 和那些 MP3 們,又過幾年則多了 iPhone 和那些手機們。託 iPhone 的福,現在 Mac 和那些 PC 們之間的故事則又演變出續集 — iPad 和那些平板們。

不曉得是因為「這樣才混得下去」,還是「這樣才對」,總之,Apple 總是獨樹一格,跟別人走不一樣的路線。Apple 這樣的特性和方針,肯定跟 Steve Jobs 個人的思維不脫干係,Steve Jobs 和那些 CEO 們就是不一樣,所以 Apple 這個公司從頭到尾都跟那些同業不一樣。

前幾天被問到一個問題,如果 ifanr 和 engadget 的寫法一樣,讀者什麼要去看 ifanr 的文章? 我相信 ifanr 的管理人一定思考過這個問題,這麼做自有他們的理由,肯定和我的想法不同所以就不代答了。類似這樣的問題其實很常見,所有台灣電子業大頭全都想過,但工廠仍舊擋不住地一間間照樣開起來。為什麼巳有 HP 和 Dell,還是開了 Acer、Asus 呢? 部分 geek 或電子業從業人員八成覺得我又在嘴炮。我是無所謂,別像他們那樣土炮又平凡比較要緊。

Acer 和 Asus 都混得很不錯,跟別人一樣不但不是問題,還能省很多事。你知道那些 CEO 們,各個都是打滾業界多年,擅於精算的營運長才,更厲害的是還會品松露和賞字畫。跟別人一樣,會是問題嗎? 市場那麼大,經營的哲學或產品本身和別家類似有什麼關係,一樣有生意做,不成問題。當然若嚴格地講起,Acer 和 Asus 是不一樣的,就像那些 PC 們之間都存在些微的不同。但我管他們的,他們沒盡力告訴我有何不同,難不成還要我花功夫去研究? 豈不花錢找罪受。

聽過 Steve Jobs 給史丹福畢業生的演講,就知道 Apple 這個公司擅於將複雜的東西說得簡單,是來自於他的習慣。而那些 CEO 們所領導的那些公司們,則擅於將簡單的東西說得複雜。不信的話,你回想上次買那些電腦或平板們時的情形,是否比對過了複雜的規格和數據,並且進行了性價比的計算,才能做出最終決定? 最後挑了個,坦白說,和沒挑中的也沒差很多的東西。買 Mac 和 iPad 就完全不一樣了。之所以讓你買 iPad 時的行為和那些平板們不一樣,是因為 Apple 把產品設計和安排成會讓你變成這樣的情形。

個人電子科技的使命,其實應該是方便人們,而不是麻煩人們,這道理大家應該都懂,但有著管理學位、科學家身份或說些複雜話的那些 CEO 們,卻好像不曾有過這種觀念,一心和那些 PC 與平板們攪和,結果,數百種只有些微差別的東西放在一起時,就使得從中挑一個出來的方法變得極為複雜。你可能會認為那是行銷部的錯,非也,產品明明就類似,怎能期許行銷人化腐朽為神奇? 不可能跳得出來的,大家都只能在規格裡打轉。

你也可以不想那麼複雜,而採用了本人所著 指南Dre 所倡導的原則,但畢竟願意這麼做的人只是少數,絕大多數人仍舊喜歡在那邊挑了又挑,選了又選,不然,那些 CEO 們怎麼會總是搞出那麼多產品型號出來呢? 他們當然也有投其所好的用意。

並非所有在紅海裡攪和的人都是凡夫俗子,畢竟他們也是靠著擁有一些過人能力才混到 CEO 們所坐的位子,尤其是處理政治有關事誼的手腕這一個項目。有位義大利佬最近被掃地出門,跟另一位德裔美人把馬騎離公司創辦人那台馬車的時間接近。他們取悅董事會的方法錯誤,再加上想法跟幕後大老闆不同,所以就滾蛋了。不論你在報紙上看到的原因是什麼,其實都沒有前面那句來得正確。BTW,三駕馬車無疑是很爛的形容。

由上述例子可見得,想法不同、不相與人為謀是非常不洽當的,畢竟一間公司成立的目的,就是要從眾人中把錢吸出來放進自已的口袋,雖然方法各有巧妙,取之有道,但無論如何都得先瞭解眾人的想法,並與眾人交際。在這樣的前提下,思維很容易就跟著眾人走了。Ford 因為沒有跟著眾人走,所以造汽車而非更棒的馬車,Apple 也沒有跟著眾人走,所以造 Mac 和 iPad,而不是那些 PC 和平板們。

然而絕大部分的人都是隨波逐流的,在社會化的過程中接受相同的教育、上一樣的班、守一樣的交通規則,乃至於一樣無聊到寫寫 blog,久而久之,終究被同化得跟所有人都一樣。但這也不一定是問題,最適應而精通此一制度的人,仍有機會出類拔粹。反之則有可能變成極左派或反動份子。

在公司裡老闆要你在 Mobile 01 打廣告,你卻主張不要 (但產品成那平凡樣卻不是你能控制的,不跟別人一起去相同的地方打廣告怎成?),那就是自找麻煩。回到家後常常在我標新立異、同中求異,甚至只是說說另一種觀點時,遭來老婆白眼一頓。可見得只有相當稀少的人瞭解 Think Different 的真締。要做到這點很難,舉個即時的例證:

Think Different 是 Apple 的 campaign slogan,企圖淺顯易見,倘若你認為我被這 slogan 給馴服了而一再引用 Think Different 的概念,那你就因為自已沒有 Think Different 而以為我也沒有這麼做了。

你一定得和別人不同才有勝算,就算和別人不同也不一定有勝算,但至少,和別人一樣是無法脫穎而出的。即使 Mac user 還算常見,但真正 Think Different 的人少之又少。

早些年裡,當你在電子業的環境談及 Apple 產品或作法,旁人的反應常常是搖搖頭,niche market。面露不悅,甚至不屑的樣子。現在 Apple 這個小眾市場的品牌,不僅廣為大眾所接受,而且還影響了那些不大屑 Apple 的電子業。CEO 們的能力影響產品們的競爭力甚鉅,因此 Steve Jobs 的健康狀況牽動 AAPL 甚鉅,更因此我前頭用這麼多字數加以說明。

即使是世上最瞭解 Steve Jobs 如何把 Apple 推上巔峰的人,也沒有能力或機會與 Steve Jobs 在商場上正面交鋒,頂多是寫寫書和跑演講罷了。說了半天,結果結論是,CEO 們不可能因師法 Steve Jobs 而成為另一個 Steve Jobs。產品要從那些平板們裡跳脫,CEO 得比 Steve Jobs 更不同,更 Think Different,厲害更多才行。

過去寫過一些讚美 iPad 的文章,也提過一點點把 iPad 推向更鉅大的商業成功的方法,能觸類旁通的讀者一定曉得 iPad 的潛力比現今氣氛中所漂散的那些說法還要更強大。PC 沒搞頭 (CEO 們做繭自縛怪不得 Apple),要放眼未來,先接受 post-PC 時代巳至的說法,即早從那些平板們裡頭跳脫,再晚一些就沒有救了。年初時我在廢紙上勾勒出 Apple 能夠在 Steve Jobs 退隱之後繼續稱霸的產品架構,用以維持我老婆對 AAPL 的信心。Apple 只要這麼做,就能得到類似 Microsoft 立於不敗之地多年的條件。連我都想得到的東西,Apple 一定考慮過。Apple 努力了這麼多年,仍舊沒有把 Micrsoft 給整個挑掉,當 iPad 就像當年的 PC 那麼便宜、必需、應用更多,而且比 PC 簡易、穩定而運作順暢,更不利的是 Apple 品牌忠誠度本來就強,還愈來愈強,那些平板們面臨的麻煩,可大到難以想像的地步了。

就連我也不希望世上只有 iPad 一種選擇,全給 Apple 包去並非好事,況且,這有違 Think Different 的原則,大家都是 the same。但是只做些與那些平板們類似的東西,會導致 Apple 極度坐大的結果發生,今年 Google I/O 的騷動持續力比去年小,Ice Cream Sandwich 的特別之處對我來說甚至小過當年的 Google Wave,我對仰賴 Android 的結果感到悲觀。Apple 挑掉 Microsoft 都很難了,之後還想弄出個 orange 挑掉 Apple,我看是做夢,況且,連利潤都沒有了還搞啥? 不如做別的行業,別種 Apple 不會跳進去的行業。

到此為止文章巳經寫得太長了,仍是沒有把那些平板們該怎麼辦比較好給託出,以至於看起像是篇嘴炮文,或藉著那些 CEO 們的平凡來歌頌 Steve Jobs。事實上,的確也是為了搭順風車而將標題設為「iPad 和那些平板們」,只是不小心將內容寫成了「Steve Jobs 和那些 CEO 們」,此外,我的條件也沒有特別好,把祕訣抖出來,以後我還混什麼?

不論如何,那些 CEO 們也比那些平板們更需要被檢討。不是我愛記仇,不然,這麼多人以嘲弄或批判 Steve Jobs 為樂或手段,偶爾也該有人能公平地做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