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 競爭防堵與 Apple 的野心

諸如 Apple 變成下一個 Microsoft 之類的趨勢話題等,都是喝咖啡時相當好的聊天題材。咖啡是大家都要喝的,所以我就再補上一篇,雖然到最後都寫完了仍不知道要怎麼下題,就當閒聊吧。

前幾天 路透社 報導,由於 iPad 需求愈來愈大,LG 面板產能愈來愈跟不上。所幸 LG 計劃投入資金以擴大產能。此事的另一面相是,LG 的其他面板客戶,不管是現在的還是未來的,都吃虧了,沒貨可出。iPad killer? Sorry, 連面板都沒有,更別提門板了。

iPad LG panel
Credit: ifixit

類似的事情不是最近才開始或 iPad 身上特有的狀況,早些年的 iPod,不管是大顆的或小顆的,消耗世上大部分的 NAND 記憶體,甚至掃蕩 1.8″ HDD 產能時,就產生了防堵競爭的現象。1.8″ HDD 初問市苦無大量的平價應用,好險有 iPod,當年 Hitachi (或 Toshiba? 太久記不得了,資料也不太好找) 的 1.8″ HDD 產線甚至可算是 Apple 扶植的,光是 Apple 的訂單便可攤平新設產線成本 (雖然價格很苛),其它的訂單雖然碎如肉末,但多賣也是多賺。

不過並不能說 Apple 刻意以此戰術防堵競爭,誰知道規格略微落後 iPhone 4 的現在,iPad buyer 仍硬是要往 Apple Store 衝去? 充其量是供應商的問題,毛利低、投資大而且回收慢,無法太有遠見,或太豪邁蕭灑。台商和韓商都有這種問題,不責怪,也不奇怪;早年 Apple 斷尾求生,把廠房給處分了,有些人喜歡代工,有些人則喜歡製造零件,就交給他們吧。

iPod 18
Credit: ifixit

談談我們巳故的經營之神王老先生,思維與 Steve Jobs 大大不同,雖然 Pixar、Disney、NeXT 和 Apple 之間有所謂的綜效關係,不過皆基於機緣,不若台塑的石油、塑膠、重工和汽車工業之間縱貫線般的結構,固若金湯,每分該賺的錢都跑不掉,左手出還能右手進;而在民生物資之外,更另僻南亞、大眾、威盛乃至 HTC 一路,上、中、下游又是滿手抓。

與王老先生相比,SJ 的野心則小得多了,帶著 Apple 切入市場的方式,或稱賺錢和手段,是巧取,就如旗下產品,精緻而高價值,並非一手攬下零件製造來源,或開僻縱貫線直通各環節之間,來個滴水不漏或通殺的局面,僅管 Apple 真的有很多現金和高價股票可以這麼做,但總是買零件,而不是買股份或不動產 (Data center 除外)。巧取,而不豪奪。

豪奪的戰略有其高風險,以及微利的毛病,當然,SJ 的考量並非我所講的那麼單純而巳,但巧取的精神是沒有爭議的。

跟王老先生比起來,SJ 不僅野心小,也非大戰略家,有些時侯,你也可以說他放入了太多私人意念在他一手創辦的公司裡,以藝術家性格稱之並不為過。我必需承認自已對 SJ 的看法是,他以本能進行決策,而非一大堆數學、生物學或企管學,那些所謂正規教育體系產出經理人的專長。投入太多的自已在 Apple 裡面,難免有些許私人恩怨的成份跑進去,義氣用事,導致有些舉措令人覺得於 Bill Gates 或 Michael Dell 有針對性。比方說廣告台詞,或價格比較表。明著來,不是暗中搞,雖不見得能以好人稱之,但光明磊落的為人還算不錯。

這個特性也使得社會不用耽心 Apple 變成下一個 Microsoft,因為 SJ 固執地沒管那麼多雄才大略方面的事,Gates 都退休了,Dell 的公司早就不怎麼樣了自已還被 判罰一屁股,Dr. Schmidt 呢? 瞧他們聊得多開心呀!

Steve Jobs & Dr. Eric Schmidt

不過 SJ 的病五年存活率只有 50%,又換了肝,將來 Tim Cook 領導的 Apple 個性也許就不同了,在老謀深算之後,這些特色精巧、高質感但總因固執而帶來些爭議的玩物,可能會被涵有更多戰略企圖的產品取代,而投資標的部分,也就往供應鏈上爬,且出手闊措而不是老嫌人家開價過高了。

科技業歷史上豪奪市場最著明的例子便是 IBM PC 和 DOS 授權,版圖建立後,Windows 內建 Windows Media 打掉 QuickTime,Windows 內建 IE 打掉 Netscape Navigator,Windows 內建 MSN Messneger 打掉 ICQ,現在則是 Android 在行動電話市場打掉 WinMo 和 Symbian,整個演進非常地精采。

僅管精彩,但 Apple 在裡頭的角色,不是起個頭就是搞自已的小圈圈,小圈圈變大仍是個圈圈,iPhone 是 iPhone,其它是其它,iOS 不會授權給 Motorola,OSX 也不會授權給 Fujitsu,如果有人那麼的執著於 Apple 的產品,那也是他自願的,比方說 iPod,市面上有很多 MP3 player 可以選擇,而裡頭的數位內容 Amazon 也有售;比方說 iPhone app,如果 developer 賺不到錢,那麼大可投靠 Andorid Market 或 Ovi Store,App Store 於此並沒有強制力,吸引 Developer 的仍是 iOS installed base 帶來的獲利機會。除了學校、公司、銀行與政府,沒人能強迫你用什麼。

SJ 的格局是否太小不在本文所談範圍,但在 Apple 壯大後是否會為社會帶來不幸方面,總歸一個答案,對於以巧取為手段的公司,你不用耽心,Apple 的模式在過去一向不是謀略為主軸,iPad 面板防堵競爭的情形完全是巧合,只能說不小心又把產品弄對了,而 Android 的免費授權,或 Yahoo! 改用 Bing search engine 這類行為才是真正的大戰略。戰略玩那麼大是為了什麼? 喜歡泡茶和下棋嗎? 我告訴你,這可就不是 打對手一槍 這種程度的小賤招可以相提並論的了。

至於接下來 Apple、Google 和 Microsoft 的競爭會發展成什麼態勢? 萬一 Apple 或 Google 取得掌控整個生態的位置後,結果會是什麼情形? 時間還早,還很難說,也不用耽心,即便現況是世上 92% 的 PC 跑 Windows,73.9% 的 server 也跑 Windows,在如此嚴重失衡的情況下大夥兒也過得頗自在,Apple 和 Google 的壯大不會使得世界更歪斜,只有更好而巳,所以就別先杞人憂天了。

且慢! 可是大眾電腦和台塑汽車都消失了,你說 SJ 不如王永慶老謀深算? 唉 ~ 反正又沒稿費,我隨便寫寫,你也看看就好。Apple 這間公司,甚至 SJ 這個人,可有得研究了,接下來的題材就留給劉寶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