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aily

許多人試圖分析 iPad 的意義,有些人認為是生產力 (productivity),而有些人則認為是消費數位內容。

舊作中曾數度涉及相關議題,但不曾專文表達我對 iPad 用途的完整看法。由於中文輸入的手感和效率問題,除非應急,我不會在 iPad 上頭進行太多的文字輸入工作。而每當有親友問及 iPad 好不好時,我總是告訴他們,iPad 非常用來閱讀以及展示資料。

閱讀的部分,雖未明講,但在 iPad 還是 4:3 的好 一文之中可以見到電子雜誌和電子書的兩項用途的粗淺呈現,iPad 的設計上盡力去讓閱讀能更貼近傳統的行為,所以畫面比 7″ 大上許多,而且是 4:3 的長寬比。而這也正好嘉惠展示資料上的應用。

到底 iPad 的意義為何? 相信 developer 會努力給予新的定義,這也同樣包括閱讀的部分,例如 Reeder for iPad,例如 Flipboard,也例如 Car and Driver (做得比 Zinio 還好)。

或許哪天出現了個 iPad app 可以控制 AH-64 Apache,那麼 iPad 又多了一個殲滅軍事狂人戰車連的意義。

實例與證據很多,無法一一載明,總之,用以閱讀以及展示資料時,即便是即將和巳經出現上百款它牌品項的辛卯年開春,iPad 仍是最好的選擇。

媒體大亨 Rupert Murdoch 對 iPad 有個憧憬,他或許認為人們在電腦上吸收新聞資訊的習慣會漸漸轉移到平板裝置上,而 iPad 正是帶動這一種變遷的先鋒,所以推出了 The Daily

The Daily 把 iPad 當成媒體,投以 iPad 最佳化的新聞內容,方便讀者隨時閱讀和互動,不過目前 The Daily iPad app 的運作很卡,比 Android 還卡,下載內容的更新非常癈時,因此受到不少的批評。

我認為閱讀是 iPad 的重要用途,iPad 最佳化的新聞內容對讀者有益,好過散亂的網頁一頁頁翻,出版業者若還沒有推出 iPad app,遲早也得順應趨勢,而 app 效能容易改善,將不會是個問題。

有別於其它報社的 iPad app,The Daily 採週費或年費制的訂閱模式,有不少人表示不可能會花錢去買新聞來看,因此 Murdoch 的新 business model 並不成立。關於此點,我的看法是還好,有討論的空間。

大家都知道 Murdoch 是反 Google 的,而且認為 Google 在偷他的東西。雖然我認為 Google 是幫助新聞網站,透過搜尋和索引帶來流量,但我算什麼東西? 老人家便是因為想法獨到才能成為大亨,他不僅相信 Steve Jobs,現在更押寶 iPad。

Here we have the man who invented the personal computer, then the laptop. He’s now destroying them. That is an amazing life.

以機場指數和咖啡廳指數來觀察 iPad 用戶屬性,我發現有相當多是中年人,這些人不僅完全不像是會帶電腦出門的人,更像是買報紙的那群。僅管一般上班族和年輕人早巳習慣透過電腦和網路涉取每日的新聞,但老一輩的人仍是天天買報紙,現在多了一個更方便的方式可以考慮。

News Corp 旗下新聞媒體相當多,他們正在找出路。不論如何,iPad 很重要,閱讀很重要,Murdoch 的投入也很重要,The Daily 或許不會成功,但是一次相當重要的嘗試,遠勝沒有嘗試,遠勝坐而言卻沒起而行。我相信有很多人都在期待一個更好的 The Daily,甚至渴望一個超棒的 iPad 新聞涉取模式,只要超棒,付錢事小。俗語說,愛之深,責之切,所以會有批評的聲浪,這也是我會寫下這篇的原因,我也 希望 The Daily 成功

最後,不要再跟我講 7″ 的事,7″ 的東西是要怎麼讓中年人有用來看新聞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