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oid 必要時會封閉

Google 身上扛著兩面大旗,一面是不做惡,另一面是開放。這情形很特殊,我好像不曾在別的公司身上看過扛大旗的情形。不可搞錯,像是「專注完美近乎苛求」或 Connecting People 這種寫在 logo 下方的標語,級數上和不做惡或開放並不能相提並論。

當你把它們混為一談時,就能發現兩廂級數的差異。例如,解釋選擇 N97 而非 iPhone 的原因:Nokia connecting people。難不成,iPhone 阻隔人們? 完全沒有說服力。

當情況是說明 Android 之所以優於 iPhone – iPhone 封閉得要命,還要 JB 才行。See! 開放的價值立刻顯現,Nokia “connecting people” 怎麼比?

但是,所謂的「開放」,不僅解釋起來嫌困難,事實上,大部分的人也無法感受它如何使手上的 Android phone 變得比較優秀,甚至,用摸的、用看的來判斷的話,不小心,還常常會覺得比 iPhone 差。因此這類化為無形,飄蕩在精神層次的複雜概念,只能將它立為一面旗,沒有辦法寫成標語。

非扛旗不可的單位其實相當少,一般人最常見到的扛旗單位是政黨,例如民進黨就扛著改革和台獨的旗。之所以扛旗,是為了讓後頭的隊伍好追隨。政黨特別需要扛旗,因為他們沒有實際產出可以驗證品質好壞,或用以彼此比較優缺的產品。想知道賓士和豐田哪個好? 簡單,現在就開去撞牆便知道。想知道國民黨造的橋比較堅固,還是民進黨挖的隧道比較耐用,就得靠時間甚至是災難來試煉。但沒人希望趕快來個災難立即驗證執政品質,而且,災難來了,責任還是可以輕易推卸。因此,隊伍只看扛什麼旗,而不看做了什麼。

人們會說蘋果教派 (Apple cult / cult of Apple),我雖非其中一員卻知道 Apple 不扛旗。他們抬神像。

無疑地,Google 和 Apple 都是相當成功的公司,市面上多有書籍描寫這兩家公司如何地的成功,但是,你會找到 What would Google do 這樣的書,卻找不到 What would Larry Page do 或 What would Eric Schmidt do 這樣的書。他們扛旗,不抬神像。而另一方面,近年有幾個明顯是 Apple fanboy 的勵志專家和顧問常會以 Steve Jobs 會怎麼做來當做論述的主題。

這陣子由於長官提點,看了一本揭密 Steve Jobs 創新祕訣的書,而發現,這本書簡直妖言惑眾,在以前,肯定是要禁的。如果你信了該書所說的,照著 Steve Jobs 的邏輯去做,這輩子撿角或被抓去關的機會恐怕還大了點。舉例其中一項,Steve Jobs 說:「我從來就不是為錢工作」。既不為錢,那麼,MacBook Pro 可否便宜一些? 沒辦法,15″ 一台請付 NT$ 57,900。擺明唬爛,卻賣了幾百萬本。

講到這兒,有個事情得先釐清。有些內地同胞認為,果粉有個問題是羞於承認自已是果粉。別搞錯了,千萬不可因為一個人用了 iPhone 或說了幾個優點就給他貼上果粉標籤。同樣地,我之所以出門都開豐田是為了家庭合諧和低調行事,可千萬別以為我愛豐田愛得不得了。

回到開放議題。Google 不太贊成 tablet makers 把 Android 2.x 拿去做 tablet。可是 tablet makers 急於開發新產品的衝動是擋不住的,所以各種品牌、沒有專門應用的 Android tablet 處處展示著,甚至還導致 Dr. Schmidt 走人。現在,Google 不贊成 phone makers 把 Android 3 拿去做 phone,所以 不公開釋出 Android 3.0 Honeycomb source code

To make our schedule to ship the tablet, we made some design tradeoffs,

Andy Rubin 說到:

We didn’t want to think about what it would take for the same software to run on phones. It would have required a lot of additional resources and extended our schedule beyond what we thought was reasonable. So we took a shortcut.

Ashlee Vance 和 Brad Stone 補充:

Rubin says that if Google were to open-source the Honeycomb code now, as it has with other versions of Android at similar periods in their development, it couldn’t prevent developers from putting the software on phones “and creating a really bad user experience. We have no idea if it will even work on phones.”

為了趕上進度,也為了避免 phone maker 製造不良用戶體驗。必要時,Android 會暫時不開放,不過,Rubin 解釋:

Android is an open-source project, We have not changed our strategy.

Android 仍是個開放資源的專案,我們不曾改變我們的策略。

開放資源的專案,因趕進度並避免產生不良用戶體驗,稍稍不開放一下,並不算策略改變。

只要「策略沒有改變」,開放大旗就算是還扛著好好的,支持者仍舊會繼續追隨,全力相挺。對此樂觀的判斷感到懷疑嗎? 去看看政黨的例子,那些人,只要還看得到前方的改革和台獨大旗繼續揮舞,哪怕是繳的稅會被 A 掉、被洗掉,他還是照樣用選票支持,甚至捐獻黨費。而 Google,從頭到尾都免費,還分你 AdSense 廣告費,五百萬個搜尋結果也只費 0.0001 秒。真他媽,宇宙無敵了。

Android 又不是 7-11,難不成非得 always open 不可? 是的,這回我要向 Android fans 表達認同之意,僅管他們往往是世上最能胡扯的一群人之一。Apple 能 Google 為何不能? 為了「趕上進度」和避免製造不良「用戶體驗」,Google 當然可以抄抄「捷徑」,暫時不公開釋出 Android 3.0 Honeycomb,只是暫時不開放而巳,有什麼大不了? 當然就不該為了這事去 檢討 Google

所謂 Android 富含開放精神,這回降了半旗,不過沒有什麼關係,當前最重要的是把 iPhone 和 iPad 撂倒。為了台灣的主權和經濟發展,總統洗點小錢,立法委員嫖個妓有什麼關係呢? 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