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oid 開放的錯誤認知

Android 自稱開放但又不怎麼開放而被討論了好多年,這個全球最大的網路公司,除了為世界項獻出最多的網路廣告和最多的 smartphone OS 外之,並且為「開放」一詷的定義帶來一些新意。

一般人是單純的,開放給一般人的感覺上應該指的是「全開」,否則根本也就甭提,如果它不是全面開放,不需要以開放去宣傳,反之不是全面開放的時侯才需註明,例如限制級電影不開放未成年人士入院觀賞,這一定要先講明,否則花錢買了票卻在門口被擋下,豈不誤人?

如果不是全面開放則為部分開放,若不明示為「部分開放」且仍然強調開放,甚至會有廣告不實的嫌疑。一個有趣的對比是,一項被指為封閉的 Apple,卻有最多的 iPhone app 被外人開發出來。它封閉,但擠進去的人 app developer 卻最多。

Android 是一個 open source project 沒有錯,你可以自由取用和修改,但是現在 Android 這整件事早就不單單只與 software 或 coding 有關,巳經不再能單純地用「開放」這種概念去解釋。充其量,Google 只是開放了 Android 源始碼,整串事情的其他環節則不一定。而源始碼的部分他一定得開放,因為他也是拿人家開放源始碼的東西去做的。

所謂其它環節不一定開放,舉個最近發生的例子。阿里巴巴拿了 Android 改成阿里雲,交給 Acer 來做,結果臨發表被 Google 攔下。Source code 你拿去,隨你愛怎麼改就怎麼改,但 Google 不一定讓你放進自家產品拿去賣。本來開放源始碼的遊戲規則中本就有一些條件,但有時 Google 還會額外冒一些事前不為人知的規定。這些規定是什麼? Google 不說,外人也不會曉得。要是曉得,阿里巴巴和 Acer 幹嘛還浪費時間在行不通的案子上頭?

除了不知的部分,還有一些是巳知的, What Is The One True Android & How “Open” Is It? 一文裡提到 Android compatible 認證的概念,由 Google 核可的 “compatible Android”,才算是真正的 Android:

What are “real” Android devices. These are what Google would call “Android compatible” devices. These are Android devices that have passed a technical test, one Google hopes allows those who buy the devices to be assured that Android apps will run correctly.

Passing the test allows the device maker to ask permission for two key things: the use of the the Android trademark and access to the Google Play app and content store.

Android 的可塑性是很大的,不一定非得拿來做 smartphone 不可,但現今的氣侯是,如果要做 smartphone 就要依附 Anodrid 官方的 market (商店,名稱改來改去,不管它了,知道意思就好) 和商標,否則也是沒搞頭的。這時就得通過 Google 的審核。有審驗制度就表示會有無法通過的情形發生。若要形容,肯定是「部分開放」比較合適才對。

其實即便沒有全面開放也是沒有關係的,iPhone 那麼封閉都暢銷成這樣,消費者哪在乎這事兒,少開一點並無大礙。但是任何人都不該打著開放名義卻又不是那麼開放 (審核),更令人無法接受的是,在規則之外強迫廠商中止與別人的合作,Acer 不是唯一的例子,在 Google 買下 Motorola 之前,也曾出手阻止其與 Skyhook 合作。

由於 Skyhook Google 之間的官司,有一封 Google 內部的 email 被揭露成為 證據

Android phones must adhere to a “compatibility” standard determined by Google. In an e-mail on Aug. 6, 2010, Dan Morrill, a manager in the Android group, noted in passing that it was obvious to the phone makers that “we are using compatibility as a club to make them do things we want.”

這不是新聞了,但大多數的人不知道,Google 用相容性審驗制度為手段搞這種所謂 “club” 的小團體。

不過,這也沒關係,只是一個 open sourced smartphone OS 最後還是掌控在少數單位的手上,別人可以拿去,但不准用,那些勢力比較小的公司,原本把 Android 當成一線曙光,結果到頭來還是一場空,只是幫忙把 Google 撐大,最後他跟他想玩的人玩去,Samsung Motorola 之類的,卻沒你的份。

會變成這樣其實也沒關係,但當時怎麼還好像意思說人家 one man, one device, one company 呢? 在發生了那麼多事情後再來回顧 Vic Gundotra 於 Google I/O 2010 的開場白,就能發現光是前三分鐘就有多少的謊言和屁話。

所以,不要再提開放還是封閉了,根本不是表面上那回事兒,還提開放就太天真了。討厭 Apple 而選擇 Android 的人,不要自以為站在正義的那邊了,那邊不是你想的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