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 該怎樣?

Tachi Kyuchi (達彥木內) 與 Bill Shireman,一位是美國三菱電器執行總裁,一位是 The Future 500 創辦人,在他們合著的「從雨林學管理」一書中提到,市場機制好比物競天擇,生物若無法順應自然則絕種,人類歷史發展至今,地球資源有限且逐漸被耗盡的情況下,那種舊式的,與大自然敵對的經營理念,終將無法使企業繼續生存。舉例來說,不節省空間的貨品包裝,既增加材料費,單位運送費用也高,反應到售價中失去競爭力,不但不環保,亦不受消費者青睞。

商人與商業行為都是社會中的一環,企業生產產品,產品滿足消費者需求,獲利以溫飽員工以及其家庭,形成一個合理的供需鍊,或者說是某種型態的食物鏈,所以也可以說整個社會亦是一個複雜的生態系統 (eco system)。生態系統中的每一個角色皆有其能存在的原因,生存要有道理,耗盡資源的生存模式最終無法持續,生物體內不被需要的器官會退化,有害生態平衡的物種會被大自然力量消滅,種種生物、考古及歷史研究都能充份証明這些道理。

天擇一詞有點宗教的意涵,其實嚴格的說來不僅是上天的選擇,而且是大自然中大部分生物的選擇,以社會而言,大部分人的選擇就扮演著天擇的角色,經濟學上良幣趨逐劣幣就是這個道理。然而有些企業以特別的手段藉以稱霸市場或謀取高利潤,雖可成功一時,卻難保長久。

政治哲學家 Drexel Sprecher 和 John Hopkins 大學應用物理研究室資深分析師 Michael Vlahos 在探討個人電腦產業時強調:Microsoft 和 Intel 獲取的是獨佔性利潤,但整個社會耗損的成本卻是這利潤的好幾倍。這項從電腦產業中榨取的獨佔利益,等於是剝奪了投資者與改革者冒險創新的誘因,甚至可能摧毀一個豐富且能長久維持下去的數位化經濟體出現的可能性。如果數位時代的電腦平台無法進入市場中,那麼資訊領域所需要的數位化應用程式可能永遠無法被發展出來。(註:本文為「從雨林學管理」一書讀後感,原張貼於 2006 年或更早,因網站數度搬遷和中斷維運,一直未重新上線,直至今日因 Steve Jobs 暴君 議題喚起記憶,再於 DB XML 備份中取出再生。短短數年後我們巳見得這一段的變化)

兩位預言者認為,Microsoft 和 Intel 嚴重影響資訊領域出現的速度,甚至可能根本無法出現,進而阻礙我們進入一個更新、更進步的文明道路。簡言之,他們認為 Microsoft 和 Intel 以壟斷手法霸佔市場的行為,為少數人得利,卻阻礙社會進步。

兩位專家的預言或許言重,亦或許不準確,但實際上現況中的 Microsoft 和 Intel 皆保受競爭對手威脅,AMD 不但比 Intel 更早推出 64 bit 架構 CPU,Microsoft 的系統與軟體亦遭愈來愈多的用戶批評與捨棄,天擇正在運作中。

回頭看看最近關於 Microsoft CEO Steve Ballmer 的報導 (此文備份巳遺失),心寒之餘更擔憂其操作的策略是否如其性格,反應出來的是無理、私心而違反人性的,最後真如 Sprecher 和 Vlahos 所言,阻礙社會進步。他激進地反 Google 和 iPod,上班族追求更好的環境與奉錄是人之常情,Fuck Googler 之前怎不想想自已為什麼推不出更好的產品? 難到只會壟斷嗎? 人性無法忤逆,再多懲治條例都無法阻止員工跳槽。再看看他 不准員工和家人用 iPod 和 Google,完全地又違反了人性,人們自然選擇好用的產品與服務,Steve Ballmer 高壓統治其子弟背道而馳。

CEO 惡搞他的子弟兵我沒有意見,但擁有極高市佔的公司壓制對手產品的方式巳惡劣至此程度,我們真的該擔心社會進步是不是真的被阻礙了。

後記:Microsoft CEO Steve Ballmer 聲名狼籍舉止怪異,十年來創見不多,雖靠先前獨佔下來的市場仍能穩定滋養,但 MSFT 表現遠遠落後競爭對手,反應投資人對其未來的信心顯示為不足,各項計畫與執行成效亦無帶來驚喜。世局正在轉變,Steve Ballmer 是否有能力帶領 Microsoft 跟上,其實大家心知肚明,問題僅是:1、董事會對他的寬容限度有多大。2、局勢轉變的速度有多慢。

Microsoft 的好日子不可否認地還沒過完,Windows 和 Office 根本就是躺著幹也能賺的事業,買 PC,你不裝 Windows 還能裝什麼? 依那時侯的光景,就算找隻 狒狒 去當 CEO,今日 Microsoft 的獲利也不會差到哪兒去。但是 PC 工業愈來愈沒有搞頭,後 PC 時代開始了沒有不管爭論如何,位子都巳被卡掉一大塊,Steve Jobs 再神都巳步向退場,Ballmer 的好命盤能延續到何時的問題,不消拖長便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