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論自由

Mac 界聞人傅瑞德在 Facebook 推了我上篇談 Lightning connector 的文章 一把時,順帶留下了一些 見解,一語道出現實的社會現象:

各人有講話自由、也有講錯話的自由,但一來講錯就得挨噹、二來講自己專長以外的事情最好不要附上頭銜,以策安全。

傅兄曾是 Macworld (中文版) 社長兼總編,現於電子書刊領域努力,應該比一般人更能體會雜誌內容遭蒙批評時的心情。

本篇文章,起因那篇文章,而那篇文章則因商周的文章而寫下。然而我寫作該文,並不是因為我有自由,雖然我沒有點出來,但其實傅兄這麼一講,明理人能懂,即便有自由也不該亂講,亂講就不要附上名字。

商周何故不能亂寫未經求證的東西? 除了該向訂戶負責之外,由於一本具聲望 (還是我被矇了?) 的刊物相對要負上更多的社會責任與讀者的期許,它更應該注意內文品質。曾言及

不是每間公司都有能力製造爭議,這是檻棧的差別,陳致中召妓就很有爭議,Tony 陳召妓就不會有爭議。由我來講陳致中召妓不會產生爭議,由郝龍斌來講爭議就很大。以此類推。

檻棧帶來差別,不僅影響力有別,責任也有別。

商周文章一刊出,內容所及之訊息影響力大過一般人,如果它是錯的,比一個 blogger 寫錯、或鄉民在網路上亂講後果嚴重得多。社交網路、電視媒體與論壇早巳充斥各種錯誤言論和資訊 (因為言論自由?),甚至周遭遇到的人不管親不親近、熟不熟悉,亂講的一大堆,我才懶得理,這回因為它是商周,是因為商周藉 iPhone 配件產值之題,為文語帶強烈不滿,直指 Apple「鎖住」「暴利」、「主導」、「迫消費者」、「走回封閉老路」… 甚至「耐心巳到了極限」。要嘛寫寫產值多大,提供產業一些方向或有用資訊,寫那些括號裡的東西,除了最後一個,其它有哪個可以證明是事實的? 文章為什麼要這樣寫? 我訂雜誌看你對 Apple 的不滿? 你是商業周刊還是 Andorid Magazine?

更別提對 Lightning 的無知和斷章取義。

我對事不對人,因此沒把作者名字放進去,也並非著重某一個人對 Apple 失去耐心一事,把人名引用進去只是因為通篇文章就屬那段文字最特別,引用時我也不好刪修編改。我非得挑一段出來,否則難不成要我整篇貼進去? 傅兄提到言論自由和名人防噹,但請讀者別當我人身攻擊、噹人家,且把重點放在,商周不該刊載錯誤資訊 (包括不正確的訪談內容)、作者立場應中立。

人要有言論自由,但是非也很重要。即便自由很崇高,但別任意解釋和擴張,凌駕了是非。

有關 Lightning,目前資訊不完整,大家最好都不要像商周一樣把話說死,就這麼白紙黑字地印了出去。或關於 USB,言論有自由,介面選擇當然也有,但該文重點不在規格本身,勿淪為 geeks 之間數據與資料的較量,那從來就不是 iPhone 或 Mac 的調性。另外,我的文章裡也會有錯的情形,但比之商周,我小人物檻棧低,相形一介小事,請隨心看看。講錯了,在別的地方罵我沒關係,一切自由隨喜,說我半吊子,你才半瞎子,我也有小家子氣的自由。

時間不足以應付,稍早我把該篇的討論關掉了,在此順便回應 Sera 兄:

「如果標準的micro-USB這麼不堪的話,那他也不會被歐盟列為標準」此話邏輯正確。但是,萬一一般的標準不敷 Apple 運用怎麼辦? 1996 時,你有沒有辦法想像五年後 iPod 的應用和需求? 同理,一個介面要能往後適用很多年,2012 的現在,你是否能想像將來 iPad 5, iPhone 8 甚至 Apple TV 6 會需要什麼介面? 另外,出貨歐洲的 iPhone 5 沒附 Lightning to Micro-USB 轉接器。

目前上述問題的答案是未知,現在的時機,雖然有言論自由,但沒有一本雜誌可以斷言 Apple 就是為了壟斷或沒有創新就刻意搞特別、不走 micro-USB 規格。商周有證據嗎? 商周有 Apple 產品的 roadmap 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