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來源可靠度

像我這麼討厭 Google 的人 (精確地說是討厭 Android 主腦的骯髒手段),當看到 How Google Spies on Your Gmail Account (And How To Stop It) 這篇文章時,怎會沒用一旁敲鑼打鼓,或至少 tweet 一篇? 原因之一是現今媒體不擇手段,blogger 沉淪大有人在,我對某些網站有很深的成見。Gawker Media 是其中的一個,我不願採信。

Google deflects PR firm’s attack of Gmail privacy 一文爆出一段祕辛,頂尖公關公司受雇執行對 Google Social Circle (Gmail 功能之一) 不利的耳語攻勢,牽涉數個知名新聞媒體。Facebook Busted in Clumsy Smear on Google 一文進一步揭露幕後主使的身份。這個行業的競爭顯然巳和政治圈一樣齷齪,耳語、黑函四起。(有關宗教力量、政治手段與公關行銷的相近之處,推薦閱讀 大腦操縱 一書。

一位 Facebook 發言人 證實 了這件事,並解釋致使 Facebook 祭出此策的原因 — Google 企圖使用 Facebook 的資料來強化自家的社交機制:

A Facebook spokesman confirmed that the social networking site had been behind the whole operation, stating it believed Google was up to no-good in the social sphere that raised serious privacy concerns. But the second reason it gave, was that Google was attempting to use Facebook’s data in its own social networking platform, Social Circle.

整件事不論真確與否,都很八卦,都很馬戲。我不喜歡看馬戲,但有時裡頭安排的特技項目的確驚奇。

影壇奇才 Ricky Gervais 有部發人深省的作品 The Invention of Lying (謊言的誕生) 將故事背景設定在一個人們只說實話,有話直說,從不編造不實的世界,因為謊言尚未被發明,人與人之間只有信任和誠實,不僅沒有不相信的情形,還導致懷疑和隱暪兩種態度也同樣並沒有被發明。在這樣的世界裡,說話不必技巧或拐彎抹角,直接聆聽不需解讀弦外之音、判斷真假,做人輕鬆不猜忌,生活安心沒壓力。

很可惜,那是電影,真實世界正好相反,人們就算不說謊,也有技巧地選擇性表達,以至於聽者為求自保必需維持一程度的懷疑,並自行探索真相。常常我也不想這樣,但除非不想幹了,否則根本沒辦法在公司裡「說實話」。此乃職場求生之道。

壞人當然不會明白表示他是壞人,否則使不了壞。謊言能夠掩護所有罪行,道德良知始於欺暪,無下限敗壞。只要不讓你知道,壞人什麼壞事都幹得出來。

世上老實人愈來愈少,愈來愈難騙,壞人為求生存,精進胡扯的技術。也由於受騙經驗的累積,消費者愈來愈精明,商人為求生存,改良行銷的方法。

古訓云: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何故? 其一是別人會害你。懷疑能保護自已,但成天懷疑又會讓人變成神精病。

扯得有些遠了,言歸正傳。

現今的行銷術巳達出神入化令人難辨的層次,媒體本就靠廣告 (行銷基本工) 營利,加上傳播的本質,容易被利用為操弄人心的工具。有的時侯媒體自已未盡求證之責,有的時侯卻是受雇居於幕後的控縱者。我沒辦法說所有媒體都信不得,但是慎選資訊來源沒有壞處。想當然地,很少人會這麼做。因為媒體不會傳播這個道理,這麼做只會做繭自縛。我不開玩笑,看到這篇,算你撿到,代價是零,甚至不用按個讚就能看到後半段。不過,這是否也令你懷疑我背後有何用意? 很好,這麼想就對了。但我不會告訴你我背後的用意,就算說了,你最好也別輕易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