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case you like bass, funk & Daft Punk

有些曲子引人入勝,開始不消幾個音節,瞬間就讓人喜歡,像下面這首便是一例:

對這首曲子的偏好當然有著個人因素的大力影響,別說因為它改編自 2014 Grammy 年度最佳專輯的主打 Get Lucky,而且它很 funky。以下是獲獎當天的現場演出前的排練錄影:

對非主流類型曲風而言,主流世界的獎項其實並不很重要,但是 Daft Punk 以融合 funk 的 EDM (電音、電子舞曲) 拿獎卻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除了 Daft Punk 日益高升的威望之外,Random Access Memories 這張專輯的背後有著實力堅強的製作與演出陣容,例如 Get Lucky 這首歌找來當紅的 Pharrell Williams 演唱無非就是要擠進主流領域頭排,此番運作果然讓 Daft Punk 成為以 EDM 類型拿下 Grammy 年度專輯的世界首例。

可能由於 pop 成分的減分,我個人認為 Get Lucky 並非該專輯中之最屌,不過上頭 Valter Kabas 重編的 bass 演奏注入更多的 funk 之後,我不得不重新考慮此曲在我心目中的排位。

Give Life Back to Music 是我必需在此生留下一些紀錄的另一首曲子,感謝 Valter Kabas 獻上了 bass 加強版,並且重新編曲增添不同風味。

Bass 領銜的曲子應該是不多,我最愛的曲子 Give Life Back to Music 加上 bass 重編,自已獨樂甚為可惜,非幫技藝高超的 Kabas 轉貼一下不可。即使機率不大,但能多找到幾位聽眾的話,一位、兩位便也滿足。

說起個人偏好,我對某些類型 EDM 和 Fushion Jazz 的喜愛特別強烈,甚為可惜地,我猜想他們的盛世巳經過了,現今 EDM 巳找不到內涵,甚至可能連絲毫令人愉悅的音樂性也少有,也或許隨著年齡漸老不再能像以前般地專心聆聽和廣泛涉獵,能讓我感動的作品真的巳不常出現。

說起 Daft Punk,即便是置身在風格本就特殊的法國 DJ 群中,他們仍屬另類。我在 iTunes 蒐藏中為 Digital Love 打下五顆星評等大約巳是十年前的事情,由於風格特殊,我對 Daft Punk 該曲以外的作品沒有太多的評語,但自 Random Access Memories 發表之後,單單一張專輯就讓我的 playlist 裡多了好多顆星星。

或許是因為自已的才疏學淺,也或許是因為如此風格本就空前,Daft Punk 在 Random Access Memories 專輯中進入了一種難以言喻的境界,此專輯的風格讓整個世界大感意外,我們不談做作的歌聲或街頭之流的舞步,Random Access Memories 全然地,也只有依靠老天賜予的靈感與創作力來譜曲,然後以高超技巧演奏兩個優勢,但他們不怕世人欠缺鑑賞的能力或僅知盲目追隨流行,大量採用非主流元素,但這些卻也是所有音樂不分類別的根本,不流行,更勝流行。不用整型,載著機器人頭盔也行。

有「人味」的 EDM 不多,此專輯有別其它 EDM drum machine 慣例,改借重來自 Jazz 世家的知名鼓手 Omar Hakim 的編鼓並親自演奏,去掉了不少 EDM 容易太過堅硬的質地和壓迫胸腔的低頻,多了的則是輕快而不失力道的節奏。濃厚 funk 氣息則是源自 Nile Rodgers 之手筆,薑果然是老的辣,本專輯若缺了他們恐怕大為失色不可。

說我老派沒關係,Hakim 和 Rodgers 的組合創造出一種似為 ’70、’80 的 disco 風格,但這也正是此專輯高評價之所在。我想,Daft Punk 之所以收錄 Giorgio Moroder 回憶那個年代的訪談 1,也正因他們想要追尋當年那種純粹和真實之故。

同為音樂家,樂手和商業音樂製作人追求的是兩種全然不同的東西。Random Access Memories 雖在主流領域得到肯定,但在另一方面也受到各方樂手的注意,在 Youtube (或 Soundcloud) 上頭可見許多樂手 (或 DJ) 進行不同的詮釋。EDM 少有這種情況發生。

Nile Rodgers 的老戰友 Bernard Edwards 若還在世,我想 Daft Punk 必會力邀他一同激蕩潛能,如果是這樣的話,此專輯可能還會更上層樓,可惜天妒英才,Daft Punk 和我們都沒能有這樣的機會。不過沒關係,我們有 Valter Kabas 的版本。

Notes:

  1. Giorgio By Moroder 一曲當中